除了伦理框架,也需要规范甚至是法律。

文/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