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诉称,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原告及其经纪公司陆续发现被告在其净水器相关产品及包装盒上使用原告的肖像和签名,并在其官方网站和其它商业网站宣传、推广产品,在北京昌平区还发现使用原告肖像、姓名、签名的被告产品广告牌。但原告并未授权被告在其净水器及相关产品的外包装、广告等中使用原告的肖像、姓名及签名等。